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五章 宴上风情
风月大陆 第五章 宴上风情
穿过前面的院落,叶天龙的眼睛顿时为之一亮。   在他的面前是一座布局巧妙的花园,假山盆景,奇花异草,古木森森自不多言,让人感到新奇的是花园内有无数的小花灯,它们有些隐藏在高高的树上,有些则放在葱郁的奇花异草之中,向四周投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将整个花园照得恍若仙境。此举体现出此间主人的奇思妙想,让人歎为观止。   沿着鹅卵石铺就的小径走到花园的尽头,前面是一座美丽的小湖,凉亭水榭均是雕樑画栋,精美绝伦。   湖对面是一幢幢小楼,被分成了三组院落,相互间都有游廊连接起来。   经由一条曲转九折跨湖而过的浮廊刚行至小湖对岸,前面已经大步上来一个人,朝叶天龙大声招呼道:「叶大人总算来了,我正想派人再去府上促驾!」   叶天龙见是西督杰夫特,便含笑道:「实在抱歉,因为这里的姑娘实在太漂亮了,让人都走不动脚了!」说话间,他还将揽住瑞雪和江芊芊的手在她们的小蛮腰上紧了一下。   瑞雪和江芊芊一齐向叶天龙撒娇卖嗲,然后盈盈朝杰夫特施礼后退下了。   杰夫特见状哈哈大笑道:「叶大人果然是好手段!来,让我们进去吧!」   「杰夫特你这就不对了,叶大人可是我马可布威请来的,你怎么可以中途拉人呢?」   一把粗豪的声音响起,接着南督马可布威的身影出现在叶天龙的面前。   杰夫特看了一眼马可布威,不悦地说道:「叶大人明明是我下贴请来的,怎么说是你请来的呢?」   「非也,非也!」马可布威直摇头,「你不信的话可以问问叶大人。」   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各自冷哼一声,把眼睛转而望向叶天龙,似乎是要看他决定到谁的席上。   早有準备的叶天龙见状笑道:「两位大人的盛情天龙都领了,我看不如这样吧!今日大家就共聚一席,来个尽兴而归!」   说罢转头对站在一边含笑不语的高老大说道:「麻烦老闆将杰夫特大人和马可布威大人的宴席取消,就在前面的楼里开一席吧!」   高老大一愣,然后连声应下,招呼手下的美婢赶快照叶天龙的话去做。   杰夫特和马可布威相互望了一下,默然不语。他们本来是想要藉此机会看看叶天龙的态度,到底会倒向哪一边,岂料想叶天龙会使出这样一招,来表明自己中间的立场。这样的结果是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所以一时间也只有默默接受了。   高老大的那些美婢效率极高,很快就把原本设在东西两楼的酒宴并到了叶天龙所指定的「暖香楼」里。当叶天龙他们迈进灯火通明的大厅时,那些被召来侍酒的美妓均俯首叩拜,态度极其谦卑有礼。   宽敞的大厅内,正中是主位席,在左右两边则各设一个席位,上面均已经摆满了精美的酒菜。   叶天龙见此就让美婢们将席位重新布置,让三个席位一字排开,都朝着正面,这样一来,就不会有太过明显的主次之分。   杰夫特和马可布威将叶天龙推到了当中的席位后,各自在两边的席位上坐下,他们每个人的身边均有美人相伴,这让叶天龙不免感到有些奇怪,为什么这里没有像别的地方那样让客人自己选择呢?但今天他是客人,还是看那两个主人怎么安排吧?   在这样的地方,叶天龙可是如鱼得水般的自在。他伸手一拍陪坐在两边的美妓喝道:「先给两位大人上酒!」   三人乾杯之后,杰夫特和马可布威开始恢复正常,好像没有一点嫌隙地谈笑风生起来。   杰夫特含笑望着叶天龙道:「我特意让老闆留了几个最好的红姑娘,大人就慢慢挑一个最称心的吧!」说完,朝马可布威看了一眼,意思很明显得在向马可布威示威,我已经把所有的红姑娘都包下来了,你拿什么来招待客人呢?   叶天龙顿时明白了,前面的美女居然仅仅是过场的,这个暗香阁还真是捨得花本钱啊!   叶天龙还没有说话,马可布威已经浑然不觉地接口讚道:「杰夫特大人真是费尽心思啊!」然后看似随口的样子续道:「我来的时候,听说左宰府的一些护卫剑士因在街头聚众闹事被东督府抓起来了,有这事吗?」   杰夫特暗中恼怒,马可布威这是话中有话,他正要反唇相讥时,叶天龙已经端起酒杯道:「马可布威大人这可就不对了,如此场合岂能谈这些公事呢?这不是太煞风景了,来,我们罚他一杯!」   叶天龙的话让杰夫特心中颇安,这说明了叶天龙还是比较靠拢他们这一方的,他便也笑着举杯迫马可布威喝酒。   马可布威却是另外一种感受,他本来想挑起叶天龙和左宰府的矛盾,不想被叶天龙这一招连消带打,化于无形了。   杰夫特放下酒杯,双掌一击,十数位美女从门外鱼贯而入,她们手中均拿着各式各样的乐器,在席下就坐。「暗香阁」的确是非同寻常,连这些女乐师也个个姿色不俗,让人看得是赏心悦目。   此时,原先陪侍在众人身边的美妓告退下去了。   悠扬的乐声响起,身着五色彩服的五个美丽女子款款飘进来,看得出她们的走路也是经过高明的人士指点的,能最大限度地展示出她们的妩媚和娇柔,再加上浑身上下衣物散发出来的品流极高的醉人幽香,以及从本身散发出来的肌香,香得令席上的三个大男人如醉如癡,皱着猎犬鼻猛吸香气。   先前的瑞雪和江芊芊也在其中,分别站在左边和右边的第一位,她们现在也换了一身的服饰,更加显得明艳照人。   五人正中是一个比瑞雪和江芊芊还要美上一两分的绿衣艳姝,绿玉钗、绿珠花、绿绸子春衫、绿缎子坎肩、绿绣带、绿罗裙、连脚上的小弓鞋也是绿油油。   喷火的胴体该粗的粗,该细的细,该圆的圆,该凸的凸,曲线玲珑令人心蕩神摇。吹得弹破的桃红粉脸,真令人嚥口水,恨不得狠狠地咬上她一口才过瘾。   杰夫特见叶天龙狠狠地盯着这个绿衣艳姝,便笑着说道:「叶大人,这位是暗香阁的绿燕姑娘,去年颠倒众生的花魁,我看大人就选她吧!」   叶天龙的眼睛落到了绿燕姑娘身边的瑞雪和江芊芊身上,她们除了一个是天蓝色的服饰,一个是鹅黄色的装束外,一身的行头和绿燕完全相同。虽说比绿燕差上一两分,但也是让男人做梦发狂的艳姝。   这时瑞雪和江芊芊脸现幽怨之色,两双又大又黑,又水又媚的会说话凤目,透射出幽幽的神情,似乎是在担心叶天龙不选她们而点更加美丽的绿燕。   叶天龙的眼中焕发出神采,大声呼道:「我已经答应了瑞雪姑娘和江芊芊姑娘的,怎么能不算数呢?」   此言一出,瑞雪和江芊芊是欣喜若狂,凤目中迸发出诱人的光芒,在众人的羡慕眼光中翩然行到叶天龙的席前,跪坐在他的左右,喜滋滋地献上香吻。   杰夫特和马可布威一齐鼓掌道:「叶大人果然是知情知义的欢场高手!」   叶天龙注意到那个绿燕姑娘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虽然是极其短暂的一瞬间,但已经让叶天龙感到意外了。这个美丽的艳姝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稀有奇光呢?   绿燕开始像其他两个落选的艳姝一齐向叶天龙撒娇,娇嗔他的不公。加上杰夫特和马可布威在一边起哄助阵,场面一时热闹香艳,让见惯此等情况的男人不由得回想起以往的时光。   叶天龙乃是箇中的好手,怎么会被这些难倒,他状极畅快地一手搂住绿燕的小蛮腰,笑呵呵地说道:「莫急,下次我一定会专门来捧姑娘们的场!来,先让我香一个!」   绿燕转嗔为喜,嘟起红艳艳的樱唇,迎上了叶天龙的大嘴。唇舌纠缠,丁香巧送,让叶天龙尝尽了销魂的滋味。   绿燕不胜娇羞地退开,水汪汪的美眸中有着浓得化不开的情意,让人见之心悸,叶天龙明白为什么这绿燕会成为去年的花魁了,这样的一股娇柔媚态足以让任何男人心动。   等剩下的那两个艳姝也和叶天龙吻过后,一边的瑞雪凑近叶天龙的耳朵低声道:「奴家也想要啊!」   另外一边的江芊芊也将半边身靠到叶天龙的身上,撒娇地嗲声道:「大人可不能厚此薄彼啊!」   叶天龙笑道:「香一个怎么够呢?至少也得每人给我奉上一杯红唇烈焰!」   见瑞雪和江芊芊一脸茫然的样子,叶天龙不禁笑着伸手在她们的樱桃小嘴上轻轻点了一下。瑞雪和江芊芊恍然大悟,这个男人居然把青楼上极香艳的一招取了这样一个好听的名字,还真有本事。她们又羞又喜,不依得一起向叶天龙撒娇卖嗲。   杰夫特和马可布威一早就选好的美女也进来坐到她们的身边,她们的姿色也不比给叶天龙挑选的五女差多少,而且看起来是杰夫特和马可布威的老相好,和他们十分熟悉。   在瑞雪和江芊芊半推半就地用檀口给叶天龙敬酒的时候,杰夫特和马可布威的嘴角均流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眼前这个男人的表现比他们估计的还要放蕩不羁。当两人的视线相遇时,才突然发现自己和对方是分属不同的阵营,于是轻轻哼了一声,各自转过头去,搂住身边的美女调笑起来。   看叶天龙那一席闹得差不多了,杰夫特轻轻咳嗽了一声,对叶天龙说道:「叶大人请看,现在是今晚的重头戏!」说罢,朝席下的乐师打了一个手势。   清幽的音乐再度响起,大厅两侧的角门悄然开启,两队盛装的歌舞姬迈着轻灵的舞步跳进了厅中,随着优美的乐声载歌载舞。薄薄的轻纱裹住的是青春健美的胴体,舞动间无限的春光时隐时现,有如花间的蝴蝶,又似树梢跃动的灵雀,赏心悦目之极。   叶天龙见这些女人都是十七八岁,容貌姣好,知道暗香阁肯定费了不少的气力去收罗。但他不知道其实在法斯特帝国,这样的女人并不难找,因为每一次发动的战争,总有大批的敌人和他们的家属沦为奴隶,加上穷苦人家为了生活,也常常作出将女儿卖掉的决定。   音乐和舞蹈正在高潮之际,突然一个停顿,场中一片静寂。   叶天龙正在纳闷时,环珮声声,从大门处进来一位长身玉立的美女,她身穿着一袭亮金丝织绣的长白罗裳,举步曼妙,摇曳多姿地娉娉而入。   叶天龙一见之下,不禁生起天人的感觉。   这个年纪绝不超过十八岁的美女鹅蛋脸上红馥馥的,大大的明眸中秋水含波,樱唇含笑,菱嘴生辉,珍珠般的贝齿隐隐可见。最让人心动的是她浑身散发出来的一种绝世风情,让她看起来好像是来自九天之外的仙子,顿时将场中其他艳姝全数压下,「小女子宁素女见过各位大人!」   乐声再度响起,花枝招展的众歌舞姬均围到宁素女的身边,将她衬托得更加傲视群芳。   宁素女慢慢转动起来,开口吐出有如仙乐一般的歌声,在背景音乐的配合下开始边歌边舞。她的歌声清纯甜美,舞姿更是美妙绝伦,白衣上的金丝刺绣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再加上身边那些小星伴月般的歌舞姬和声伴舞,那样子就像是从九天下凡的仙子。   如此的绝色女子,就是比之于凤舞也只不过稍逊一筹,为何会落到这等境地?凭着色艺双绝,最不济也应该会是某个权贵的房中恩物,怎么会没有人想到要把她收为己有呢?   叶天龙正在思索的时候,场中歌舞已经到了最后的高潮处。随着宁素女拔高的几个音节,乐声和歌舞骤然停止,只有清越的余音绕樑袅袅,让人心驰神醉。   纵使叶天龙是完全不懂音乐的人也不禁为宁素女的绝妙歌喉而大力鼓掌,而杰夫特和马可布威更是显出神魂颠倒的样子,大声叫绝。   围绕在宁素女身边的众歌舞姬向三人下拜施礼后翩然退出了大厅,只剩下当中的宁素女以一种轻盈的姿态迈着优雅的步伐飘到叶天龙的席前。   「欢迎叶大人光临,素女奉上薄酒一杯,以示敬意!」   宁素女的嗓音和刚才的歌声截然不同,略带些许的沙哑,不,应该说是磁性的低沉,显得非常有穿透力,极富性感,加上和方才清越的歌声那极大的反差,让人绝对是过耳不忘。   叶天龙左边的江芊芊往边上移动了一下娇躯,将位子让出来。宁素女便在江芊芊空出来的地方跪拜,然后坐起娇躯,伸出一双欺霜赛雪的玉手为叶天龙把盏斟酒。   叶天龙近距离的细看宁素女,插着玉钗的盘龙髻上缀满珠花,乌黑闪亮的秀髮香气四溢,和谐的五官,甜甜的莹洁脸庞,小樱唇更是红似火般。而且他注意到宁素女和绿燕、瑞雪、江芊芊五女的衣裳有很大的差别,五女的春衫无一例外的又薄又轻,而且领口开得极低,露出一大片莹白的酥胸,甚至在低头时可看到深深的乳沟,而通过薄薄的罗裳和细小的鸾带,虽然可看出宁素女的身材确实诱人,但巧妙的设计让人无法真正看到一丝的大好春光。   素来色胆十足的男人趁宁素女为他奉酒之际,伸手将她的纤纤柳腰揽住,让她一个香软的娇躯偎进自己的怀中,藉机感受她那丰盈的双峰和逼人的青春活力。   「啊……」   宁素女娇羞不胜地低吟一声,柔软的娇躯像一只受惊的小鸟一般轻轻颤抖,微蹙一下春山黛眉,将白玉杯双手奉上。   叶天龙一手接过酒杯,忍不住在她的小樱唇上吻了一下,却见她浑身滚烫,连耳根都变得通红,星眸半闭,紧张地呼吸着。   「怎么回事,她好像并不喜欢这样?」   灵识日渐敏锐的男人突然从怀中美人的身上感到一股奇异的感觉,自诩为女人专家的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如果换作平日,他说不定更要好好地占一番便宜,得足好处才收手。可此时此刻他的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怜惜之情,似乎不忍伤害到怀中这柔弱的美人。   叶天龙将手放开,坐正了身躯,双手端起白玉酒杯道:「还是由我敬小姐一杯吧!方纔的歌声真是九天仙乐,人间哪得几回闻啊!」   宁素女对眼前男人的突然转变感到无比的奇怪,从来男人都是在抱住自己后不尽情抚弄一番是绝不鬆手的,虽然自己对此非常厌恶,但身不由己,也只有强颜欢笑,谁叫自己有如此美丽的姿色?   现在这个叫叶天龙的男人之前的举动无不显出他的好色本性,在等待进场的时候,宁素女已经成为看到了他在瑞雪和江芊芊身上的作为,可是为什么在完全可以玩弄自己的时候却停手了呢?   宁素女的美眸中闪过迷惑的神情,在对上叶天龙那灼灼的目光时,不禁垂下螓首,发觉自己有些失态,她连忙端起了席上的另一杯酒,低声温语道:「大人过奖了!」   叶天龙举杯一饮而尽,见宁素女姿势极其优美的将酒喝下,神态温婉,我见犹怜,不禁柔声道:「不如你就坐在这里陪我说一会儿话吧!」   宁素女的美眸中闪过喜悦的神色,低低的应声。江芊芊从后面压在叶天龙的背上,低声道:「大人,那奴家呢?」   感到背上双丸的惊人弹跳力和丰盈度,叶天龙反手大力在江芊芊的粉臀上拍了一记,笑道:「你当然是坐到我怀里了!」   「大人你好坏啊!」江芊芊一双绵软的小手抱住叶天龙粗壮的脖子,吐气如兰地说道:「为什么奴家的待遇就这样子?」   叶天龙笑笑不语,只是转脸在江芊芊的粉颊上亲了一下。   马可布威在一边笑道:「大人竟会如此的怜香惜玉,对宁素女小姐可真是疼爱有加。」   杰夫特也在一边接道:「今年的选魁开花盛会,宁素女小姐也在其中,叶大人可有兴趣?」   听到选魁开花大会,宁素女的眼神黯淡下来,为叶天龙斟酒的玉手也微微的颤抖。   「哦,是吗?」叶天龙望着宁素女,突然间他想起来自己方才看到过的那张千花贴,上面那个蒙面的宫装美女就是眼前的这个宁素女。   宁素女微微一点头,低声说道:「希望大人到时候多多关照素女!」   叶天龙点头道:「到时候我一定会去的!」   瑞雪的小嘴凑近叶天龙的耳边,腻声说道:「叶大人如果真的要疼爱素妹妹的话,那时可别让其他男人将我们的素妹妹捧上花魁的位置喔!」   叶天龙眉头微皱,问道:「这是为什么?」   瑞雪看了一眼神情複杂的宁素女,轻歎了一声道:「因为谁把花魁选出来,那个当花魁处子之身就要由他处置,之后还要陪那个人三天!」瑞雪是真的有些可怜宁素女,因为宁素女在暗香阁中温柔可亲,人缘最好,从来不和别的姐妹争什么,虽然现在她是最红的一个清倌人,但对别人依然是谦虚有礼。最重要的是瑞雪知道如果被一个自己完全不喜欢的男人夺去处子之身,那是多么的痛苦。   叶天龙摇摇头,天下的青楼都是一样的,即使是最红的姑娘也不过是男人手中的玩物,不幸的事情每天都在上演,暗香阁岂能例外?只是现在的对象让人感到心疼,不过反过来说,像宁素女这样的绝色,那些男人为了一亲芳泽,一定会不惜代价的,到时候这个花魁的价码可想而知。   马可布威突然神色一紧,从席上站起来,一双大环眼中爆出摄人的电光。   「怎么啦?」叶天龙惊讶地说道。   此刻杰夫特的脸色也微微一变,虽然没有站起身来,但浑身上下骤然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有如一头蓄势以待的大豹。原本春意融融的大厅倏然变得肃杀起来,一股无法言语的冷冽之气渐渐瀰漫其间,似乎是一转眼的功夫,这里再也找不到一丝香艳的感觉。   大厅里的女人顿时花容失色,以为是自己的服侍不周,导致客人的不满,她们知道现在厅中三人的身份,连忙俯首于地,惶恐不安地静待客人的发作。   叶天龙先是吃了一惊,待凝神细查后才恍然大悟,他望着马可布威说道:「大人果然好耳力,居然听得出有人侵入此地!」   马可布威徐徐散去全身的功力,口中应道:「叶大人过奖了,我也只是觉察到一些奇怪的情况而已。」   杰夫特望了一眼马可布威,知道这家伙的功力比自己要好上一点,虽然心中不快,但也不可奈何,为了表示自己并不输他多少,杰夫特便沉声道:「入侵的人已经离开了,要不要去查查看?」   叶天龙暗暗发笑,心道:「查什么查,她们现在还在厅外呢!」他摆手说道:「我看算了吧,来人也没有什么敌意,何必要弄得别人不安呢?」   马可布威返身坐下,淡淡地说道:「叶大人说的极是,而且来人既然有隐身的奇术,也算是高明了,如果真要查起来是十分费劲的。」其实他心里想到的是来人可能会是鬼无月手下的那些鬼忍众,所以还是不要深究的好。   杰夫特也想起了具有隐身术的人在大陆上并不多见,而左宰府中就有一些神殿的高手具有这样的奇术,莫非是他们来了?是以他也改口同意叶天龙的提议。   席上遇到这样的小插曲,杰夫特和马可布威都暗自欢喜,知道叶天龙的功夫比起自己来还差那么一点,心中自然放心不少。   叶天龙朝众女满含歉意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惊吓了各位美人!」众女心头的石头登时落地,粉脸上又重新现出如花的笑靥。   众人正要重新开始,一个美婢匆匆进来,在杰夫特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杰夫特的脸色顿时一奇,望着叶天龙,这让在一边旁观的叶天龙和马可布威一时均感摸不着头脑。